亚洲激情综合网

他目光瞄向工牌,一看,原来是企划部的经理——林弥深,他环视了一下企划部的成员,发现有些人都面色诧异。看来顾小甜都认识她这些师哥师姐,既然如此的话,那就不需要费这么多时间在这里。

到底是总裁办的秘书,即使他不在,下面的几个部门,也不会对顾小甜做什么穿小鞋。而且他都亲自带他去熟悉环境,有点情商的人,理应都知道分寸。

林弥深面色难看的盯着顾小甜,她怎么在这里?一个晚上的时间,她怎么就成了靳总身边的秘书?

莫妍走到他的身边,拍了拍林弥深的背,不经意间说道:“小甜,我知道失了,但是也不至于这样糟蹋自己。借男人上位,这样弥深会更加讨厌,现在掉头,还来得及。”

顾小甜勾了勾唇角,这种拙劣的理由,也就只有她能想的出来,而且还是当着当事人说出来。

“我借男人上位?靳助手,来说说,我究竟是怎么得到这个职位的?”

靳南盛的眼镜在阳光的反射下,射出亮眼的光芒,靳南盛的眼睛闪过异色,然后唇角上扬,“莫妍小姐是在怀疑,我们公司的公正性?既然如此的话,莫妍小姐大可辞职离开我们公司。还有,麻烦们把公私关系拣好,若是妨碍到公司的话,请自觉辞职。”

“靳助手,我们知道了。”莫妍幽幽地盯着顾小甜,看来顾小甜这次还真的阴魂不散了。不过昨天的那个男人……

她的目光又扫过靳南盛,挑眉,一脸兴味,难道是靳南盛?看来顾小甜不安分得很,既然如此,这林弥深我就收下了。

顾小甜唇角勾起一抹嫣笑,转头对靳南盛说,“靳助手,我们继续熟悉环境,这些事情我都能解决好的,时间宝贵,不能跟他们计较。”

靳南盛点头,然后继续带顾小甜走了下去。林弥深看着他们两个离开了,猛地将莫妍的手给拍开,然后深邃的双眼盯着莫妍,在她耳边说道:“昨天晚上做了什么,我可一清二楚,昨天的那笔账,我迟早跟算清楚。要是继续针对顾小甜,我跟没完!”

莫妍听了不以为然,反倒是脸上挂着一抹讽刺的笑,“林弥深,以为顾小甜有多喜欢?顾小甜也不是个安分的人,不过我很高兴,我拆散了们,总有一天会属于我的。在跟我扯开关系之前,想想那个家族肯不肯!”

私房艺术写真

莫妍毫无畏惧的对上他的双眼,她舔了舔自己的红唇,看着林弥深的眼睛,周身带着势在必得的气势。

突然有人出声打破了他们之间的氛围,“林弥深,人家顾小甜不是在一起,和好好的吗?怎么们两个分了?顾小甜对蛮好的,既然如此,我也可以追她了吧?”

林弥深掩下不耐烦的情绪,“没什么,也就是一些小矛盾,她跟我闹情绪,莫妍以为我们分手了。”

莫妍在旁边听他说,这个男人越是抵触她,她就是想要得到他。好胜欲在不断的作祟,她看着林弥深的侧颜,他迟早有一天会臣服于她的裙摆之下。

莫妍一想到刚刚离开的顾小甜,便觉得奇怪,顾小甜究竟是怎么得到,靳总身边的贴身秘书这个职位。靳总对于外界的一线大明星——洛菲都爱搭不理,可为什么会选顾小甜。

虽然是让靳助手全权负责,但显然最后还要给靳总过目,这顾小甜究竟是凭借哪点,赢得了这个职位?而且听说靳助手要去国外考察,至少一个月起步。

这顾小甜也不知道,会不会借着这一个月爬上人家靳总的床。毕竟顾小甜她可是个穷姑娘,有飞上枝头的机会,为什么不把握?不过她还是很期待,顾小甜辞职的情景,那个时候她会给她介绍自己家族的公司。

那个时候她势必会感谢自己,然后她不知道的是,自己会掉入一个狼坑,把她啃噬的连骨头都不剩。

莫妍感觉到自己的身心的愉悦,她勾了勾唇角,然后低低的笑着。

顾小甜不知道自己,已经被人规划好了未来,若是知道的话,定会笑她一声,痴人说梦!

莫妍觉得自己这个想法棒极了,然后对林弥深意味深长的说道:“抱歉,是我误会了,要护好小甜,毕竟靳总样貌权势摆在那里,可要小心呀。”

林弥深对上莫妍的笑意盎扬的脸,勾了勾唇角,彼此之间针锋相对的气势明显已成,“自然不需要莫妍担心,我相信小甜,而且小甜也不是那种人。好了,继续工作吧,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。”

莫妍笑了笑,便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,那个出声的人觉得自己讨了个无趣,然后抬头看了看林弥深。他觉得自己胸膛似乎有一股火在燃烧,很想将林弥深给撕碎。

那个人叫袁川,和林弥深同届,其实也就是功课成绩仅次于林弥深的人,只不过人人都只记住第一,第二素来被遗忘。

而且袁川长的也不错,和林弥深同样喜欢顾小甜,但是却被林弥深捷足先登。而且他们又进了同一家公司,但是又是林弥深先当上经理。

其实他看不顺眼林弥深已经很久了!

不过他在等待一个时机,然后伺机抢走他所有的东西。

林弥深不着痕迹的对上袁川的双眼,眸光微闪,看来袁川还真的是敢觊觎顾小甜,不过是个手下败将,他可不配拥有顾小甜。

俩人然后又错开了眼神,继续忙自己各自的事情。而顾小甜那边,靳南盛看到顾小甜唇角带着一抹笑,看来刚刚她在企划部怼得很愉快。

不,准确来说是插刀,炫耀。看来企划部的那一对男女,跟顾小甜的关系还真的是紧张。不过,这就是顾小甜要来应聘秘书的原因?可以耍威风?然后让他们眼红?

但不得不说的是,很有趣,但,公司归公司,一码归一码,公司里不能掺杂着任何私事,不然的话,公司早就乱套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