旧快破解版猫102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裴子衡进来陪她,半蹲下来握住她的手:“小绫,还好吗?”

她没有力气也没有心思说话,此时此刻,她无比痛恨他,要不是眼前这个男人夺走了她手中的护身符,她也不会乱了方寸,以至于在生孩子的过程中力气跟不上,要上产钳。如果不上产钳,是不是孩子就能平安无事?

她的身体微微发颤,双手交握在胸口祈祷。

裴子衡见她这样,神色变得更阴沉。他已经在考虑,如果那个孽种能平安活下来,该送到什么不堪的地方去。

好不容易,小护士赶过来报告喜讯,“恭喜裴先生裴夫人,孩子平安无事!”

“孩子在哪里?让我看一眼。”夏绫虚弱地说。

“在保温箱里,不方便搬动。”小护士有些为难,“夫人,等您养养身子,再去看孩子吧。”

“我现在就要去看他。”夏绫坚持。

“现在不能乱动。”裴子衡说。

“我不。”夏绫很固执,眼前这个男人不是孩子的亲生父亲,偌大的医院,只有她自己才与孩子血脉相连,不亲眼看看孩子,她怎么可能放心?

她挣扎着就要起来。

80后美腿幼师生活自拍图片

“您别乱动!”小护士赶紧去扶她,忽然见,呆住了,“天哪,血……您的血……没止住。”这是产后大出血的征兆,会出人命的!

小护士吓得变了脸色,匆匆忙忙地去找主治医生。

夏绫也觉得一阵头晕目眩,摇摇晃晃地摔倒下去。

裴子衡一把扶住她栽倒在地的身体,恶狠狠地对她说:“给我好好的活下来,我会让他们尽最大可能保住的孩子。如果敢死掉,也别妄想着什么保孩子了,他会给陪葬!不,他会被送去喂野狗!我保证!”

夏绫被他凶残的神色吓住,恶魔……这个男人就是个恶魔……

她被送进抢救室,一天一夜。

睁开眼睛的时候,当时第一眼就看见了孩子。

这得归功于医生,他对裴子衡说:“夫人不能再受刺激了,产后大出血太危险,弄不好就会出人命,如果她看不见孩子,一着急,后果难以预料。”

裴子衡的神色冰冷,却还是让人把孩子的保温箱放进她的病房。

夏绫在病床上侧过头,望着那小家伙。是个很瘦弱的男婴,浑身依然有些发紫,似乎比别的婴儿要小些,紧闭着眼睛,一张脸皱巴巴的,偶尔哭两声,小猫一样细弱。

夏绫很心疼,却浑身使不上一点力气,没法下床去照顾他。

母子两人就隔着一张床,一个保温箱,遥遥对望了许多天。

期间,裴子衡来看她。

夏绫本来不想理他,但转念一想,自家孩子的小命如今在他手里捏着,无论如何也不能得罪他。于是,对待裴子衡虽然不热络,但也不算冷漠。

两人之间就维持着表面上的平和,再加上保温箱里的孩子,在外人看来,倒也是安宁的一家三口。小护士们私下里都说,裴先生果然很宠爱妻子,对妻子的照顾远远超过对待自己刚刚出生的长子,这样疼老婆的好男人,真是不多见。

却没有人知道,那不过是因为,这孩子根本就不是裴子衡亲生。

医生对裴子衡说:“要好好照顾夫人,她的情况不太好,产后大出血虽然已经控制住来,但容易落下后遗症,稍有不慎,以后就再也没办法怀孕了。”

裴子衡脸色沉沉:“无论如何,要保住她的生育能力。”

医生说:“我们会尽力。”

送走医生,裴子衡站在走廊尽头,点燃一根香烟。情况竟然如此严重,早知如此,当初就应该不顾她的强烈反对,直接流掉孩子。裴子衡有些后悔,眉头拧得很紧。

“老板。”是楚琛的声音。这些日子以来,裴子衡陪着怀孕的夏绫,楚琛就陪着他。楚琛问:“那个孩子要怎么处理?”

裴子衡说:“等她的身体好一点,就把孩子送到孤儿院去。”

楚琛说:“孩子太小了,就这样送过去恐怕很难活下来。”

裴子衡说:“无所谓。”

楚琛的心里打了个冷颤,明白他的意思,只怕男孩子就算在孤儿院不会遭遇什么意外,裴子衡也会派人制造一些意外。

那个孩子,活不了多久。

“在小绫出院之前,就好好养着他。”裴子衡的语调安宁如水,“吃穿用度都用最好的,一定要把他照顾周到,让小绫放心。”小绫放心后,身体才能早日康复,身体早日康复,就能早日给他生下裴家真正的骨肉。

楚琛依然低着头,答应下来。

裴子衡吩咐楚琛留在医院,自己离开了。

在这以后的一个多月时间里,他都没有再出现。

每天,楚琛都会对他汇报夏绫的状况,有一次,问:“老板,不来看看夫人吗?她最近身体不太好,什么都吃不下。”

裴子衡淡淡的:“我去了,她就能多吃饭?有在那边照顾她就够了,等她可以出院的时候,直接接她回家。”

楚琛明白,他是不打算来看了。想想也觉得可以理解,这个孩子不是老板亲生的,老板能为他们母子做到这种程度已经是仁至义尽,又怎么可能再要求他亲自来医院看望他们母子,平白给自己添堵?

再说了,裴子衡平时的生意很繁忙,为了夏绫生产之事,已经推掉了好几个大项目,再这样下去,会影响帝皇的商业霸图。

于是,楚琛继续代替他照顾夏绫。

夏绫对于能不能见到裴子衡,倒也无所谓。如果要她选择,他宁可每天面对面的是楚琛,起码,这条走狗的危险度和压迫感,比他家主子低太多。

如今,小婴儿已经能出保温箱了,皮肤上不健康的紫色也已经褪去,小小的手和脚,柔软而白嫩,依然不怎么能睁开眼睛,嘴巴里常常吐着泡泡。

夏绫抱着他左看右看,爱不释手。

她觉得,孩子的眉眼似乎像自己,又似乎有些像厉雷,怎么看怎么好看。其实,新生儿都长得差不多,她这是爱屋及乌,才会觉得孩子好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