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个小蝌蚪都应该有回家的路

妲己面前的古琴突然粉碎,夏至倏然出现在她面前,一股凛冽的杀气从他身上汹涌而出。

“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夏至语气异常冰冷,而他看着妲己的这种眼神,已经闪烁着明显的杀意。

“吓着我啦。”妲己语气里又有了一丝撒娇的味道,与此同时,她连人带椅子迅速后退,一下子到了离夏至足足有四五米远的地方,紧接着,又一架古琴出现在她面前。

双手在古琴上轻轻划过,优美的旋律宛若高山流水倾泻而下,但这却丝毫也无法驱散夏至身上散发而出的浓浓杀意,于是,妲己轻启樱唇,天籁般的声音缓缓吐出:“一直都在怀疑,不是吗?”

夏至握紧了拳头,是的,他一直都在怀疑,他一直不明白,为什么他没来得及救老师?

但在这之前,他一直以为,只是自己的计算出错,可现在,听到妲己这些话,他已经开始明白,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。

“如果不想被一直关在这个世界里孤独终老,就说出知道的所有事情!”夏至用冰冷的声音说出这句话,而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意,也更加浓烈。

他的愤怒,已经接近临界点,正在即将彻底爆发的边缘。

“我既然说出了这件事,自然是想让知道的。”妲己又用手在琴弦上轻轻拨了一下,“但是,我需要一个保障。”

“如果事情跟无关,我可以保证不杀!”夏至冷冷的说道。

“事情当然是跟我无关的,但我需要的,不是这个保障。”妲己轻轻摇头,她看着夏至,眼眸里,有着一种奇异的光芒,“我需要答应我另一件事。”

“说!”夏至冷冷吐出这个字。

蓝调的爱·听花开的声音

“给我自由。”妲己轻轻吐出四个字,语气变得有些奇怪。

“若是说出一切,我自然不会把关在这里!”夏至冷冷的说道。

“不,不只是这么简单。”妲己轻轻摇头,“夏至,我需要答应我,以后,不论如何,都必须给我自由。”

顿了顿,妲己继续补充道:“或许有一天,会想要拥有我,也或许有一天,会真正得到我,但即便是那样,依然要给我自由,不能把我关在某个空间,也不能将我金屋藏娇,我若是想唱歌,不能阻止,我若是想一个人出去玩,也同样不能阻止……”

“想太多了!”夏至打断了妲己的话,“我对没那么大的兴趣!”

“我其实不太明白为何会有如此强大的自控能力,但我依然需要答应我这个要求。”妲己淡淡一笑,“如果真的对我没有兴趣,那答应这个条件不是更简单吗?”

“好,我给自由就是!”夏至冷冷回答,“我的耐心有限,我需要马上听到有用的信息!”

妲己突然笑了,笑容异常明媚,其实这个空间,刚刚已经变得昏暗下来,显然是受到夏至情绪的影响,但妲己这一笑,却似乎让这个昏暗的空间,再次变得明亮了起来。

她的笑容里,似乎有着一种发自内心的欢愉。

“这是一个有点长的故事,需要有一点点耐心。”妲己动人的声音轻轻飘出,“我想,应该已经明白,我来自天宫,但之前或许并不明白天宫到底是什么地方,但其实,对来说,要理解天宫,并不难,因为,天宫就跟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一样,乃是一位空间异能者创造出来的空间。”

说到这里,妲己停顿了一下,朝夏至嫣然一笑:“没错,并不是第一个空间异能者,但就我知道的异能者里,是第二个拥有这种异能的人。”

“说重点!”夏至现在显然没有心情慢慢听故事,他只想快点知道跟老师有关的事情。

“好吧,看来今天真的没法慢慢听我说故事,那我还是简单点说吧。”妲己轻轻叹息,“天宫里的人,曾经都来自这个世界,但现在的天宫,已经不想跟这个世界扯上关系,但最初创造出那个世界的异能者,其实留下了一条从这个世界前往天宫的隐秘通道,而的老师,那位曾经的天兵首领,很可能发现了这条通道。”

“所以,们害死了老师?”夏至身上再次爆发出强烈的杀气。

“我没有确凿的证据,但我相信,他们确实用了某种手段,让的老师加快了死亡的速度。”妲己轻轻说道:“的计算本来不应该出错的,之所以错了,是因为有了外力的干涉,不过,若是想弄清楚,那么,必须去天宫。”

“天宫到底在哪?”夏至冷冷问道,他曾经问过几次来自天宫的人,但是,都没有得到答案。

“没人知道天宫到底在哪。”妲己轻轻摇头,“天宫是一个很特别的空间,这个空间,一直处于运动之中,而我们这些离开天宫的人,如果想要回去,必须等待一年的时间,在我们出来的地方,我们能找到临时进去的入口,但我想,肯定等不了一年。”

夏至确实等不了一年,他心里的愤怒,已经随时都有可能马上爆发出来。

“我无法帮找到天宫的入口,但是可以的。”妲己却又说话了,“别忘了,是空间异能者,要找到另一个空间异能者创造出来的空间,虽然不容易,但并非没有可能。”

“我会找到的!”夏至咬着牙,突然仰天一声狂啸,大地猛烈颤动起来,天空同时崩裂,而夏至身上那股浓烈的杀气,也倏然间爆发出来,像是一下子填满了整个空间!

轰隆隆……

巨响遍布整个空间,夏至那狂啸之中,也充满愤懑和不甘,还有一种浓浓的悲伤。

妲己已经站了起来,她身边的古琴早已粉碎消失,但她的身边不断出现各种东西,从屏风到玻璃甚至出现一排树,这些东西都在夏至那狂泻而出的杀气中迅速消弭,但似乎也因此保护了妲己不受伤害。

看着愤怒狂啸的夏至,妲己那异常美丽的眸子里,出现一缕异样的色彩,那股极致的愤怒,那股无法言表的悲伤,似乎在不经意中,触动了她的内心。

下一秒,空间突然彻底崩塌。

一切消失,归于沉寂,而妲己也突然发现,她已经回到原来的院子里。

古琴犹在,四周颇为安静,天色已晚,而天空,居然出现繁星朵朵。

“妲己小姐。”五条人影倏然出现,其中一人开口问道:“夏至呢?”

“他走了。”妲己轻轻吐出三个字,然后来到古琴旁边坐下,琴音很快袅袅而起,五人面面相觑,最终,还是悄悄退去。

西南,深谷,水潭边。

夏至静静的坐在那里,他就这么一直坐着,脸上看不到任何表情。

不知不觉,已是深夜。

夏至身边突然多了一个人,一身紧身皮衣,性感,却宛若冰山,正是夏末。

夏末挨着夏至坐了下来,却没有说话,就只是这样陪着他静静的坐着。

“怎么来了?”夏至终于开口,声音甚是温和。

“来了。”夏末依然是那么一副冷冰冰的样子,说话依然很少,但她也明确说出了原因。

因为夏至来了,所以,她也来了。

“我就是来看看老师。”夏至看着清澈的潭水,轻轻说道。

“她对我们很好。”夏末语气里,似乎也多了一些特别的味道。

“遇到老师之前,我们每天都在为填饱肚子而努力,我们白天在街上流浪,晚上住天桥底下,我们不想当乞丐,想堂堂正正养活自己,可真的很难。”夏至平静的叙述着过去的事情,“我还记得我曾经很努力打跑几个调戏女孩子的小混混,想让那个女孩子给我点钱当报酬,可惜,我还在跟他们打架的时候,那个女孩子就跑掉了。”

夏末没有说话,只是本能般朝夏至挨近了一些,时光像是回到了以前,以前,她总是这样,有些畏惧的靠在他身上。

“有一次,我有些不舒服,饿得都不能动了,然后,给了我一个馒头,我没有问馒头哪里来的,但其实我知道,那是偷来的。”夏至语气有些飘渺,“不喜欢偷东西,但那次还是偷了,而我那时候就告诉自己,不能再让去偷吃的。”

童年时期的艰难时光,回想起来依然历历在目,夏至轻轻握住夏末的手,然后继续低低的说道:“我还记得那一天,几个乞丐找到我们,我本以为他们是误会我们抢他们地盘,便告诉他们我们不是乞丐,但却不知道,他们居然想让我们变成真正的乞丐。”

“他们说如果打断我的腿,当乞丐一定可以赚很多钱。”夏末终于说话了,显然,她也记得当时的事情。

“嗯,然后我打断了他们的腿。”夏至轻轻点头,“再然后,老师就出现了,而从那天开始,我们的命运,就彻底改变了。”

曾经,他们俩流落街头,相依为命,但从那天开始,他们渐渐变得与众不同,然后,他成了人皇,而她,则成为了魅。

但他的老师,却已经永远躺在了这水潭之下,再也不会醒来。

原本,不应该这样的。